总裁邓国佳:竞标Zouk旧址 星狮地产惊险胜出 但维稳前进更重要

事实上,那次的土地竞标非常激烈,最高标价首五名之间的差距也只有3%。

能赢得这场土地竞标战役,而且赢得如此惊险,这胜利果实的滋味令邓国佳觉得更香甜、满足。

他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谈起那次土地竞标活动时说:“我们开出的价格虽然创下纪录,但其他参与发展商同样开出非常接近的竞标价,由此可见若锦街这幅地段的优越性和发展潜能。”

虽然这地段发展计划还在策划中,谈论项目细节为时过早,但邓国佳相信,凭借地段的优越地理位置,它将能发展成为高质量的优质项目,为码头旁的时尚区增添活力。

土地库存犹如“会考题”

若锦街地段靠近乌节路和中央商业区,附近则是未来的汤申—东海岸线合乐(Havelock)和大世界(Great World)地铁站,以及新加坡河畔。

地段总建筑面积(GFA)是55万1478平方英尺;可建36层楼高、共525个单位的公寓。

这幅地段属于备售名单地段,是在去年10月被一家发展商“勾出”,价格是6亿8935万元。按照这个最低标价来算,星狮开出的标价足足比底价高出近四成。

集体出售热潮掀起,发展商竞相抢地,竞标土地价格节节升高,是本地楼市去年以来主要趋势之一。作为本地主要发展商之一,邓国佳更有深切感受。

因为在取得若锦街地段前,星狮地产在这“牛气冲天”的土地市场中,虽然多次出手参与政府售地和集体出售的竞标活动,却因竞标价不如对手,而跟这些地段失之交臂,以致集团土地库存见底,一块可发展地皮都没有。

去年11月,在该集团全年业绩发布会上,当邓国佳被问起集团土地库存问题时,就曾苦笑说:“如果这是一个会考,想必大家都猜到这道热门考题必然会出现吧。”说明了他被这道“土地会考题”困扰多时。

不过,在访问中提到这道“会考题”时,邓国佳却显得较处之泰然,指出近期土地竞标价格的确涨了不少,而这反映当前楼市的强劲走势。

他耸耸肩说:“是的,我们过去一年多次参与竞标活动,都没成功取得地皮,但我们无需因而感到气馁受挫。毕竟,土地竞标活动有约10至15方参与,可是最后胜利者只有一方,其他人注定是空手而归,所以我们不用对这些成败太在意。”

在房地产行业有着20多年经验,邓国佳也了解到,房地产市场是就一个周期性行业,在这起起落落过程中,重要的不是一次土地竞标胜利,而是如何保持弹性,在这起伏不定的楼市中,稳步向前迈进。

住宅市场增长空间缩小

除了本地住宅业务,邓国佳也负责星狮在新加坡的商场和办公楼业务,以及星狮商场信托(Frasers Commercial Trust)和星狮地产信托(Frasers Centrepoint Trust)这两个信托。

他指出,很多人谈到本地房地产市场,往往只关注住宅市场这一块。虽然本地住宅市场前景维持乐观,但面对外国发展商的竞争,增长空间已越缩越小。

“所以,我们的商业模式是结合住宅、零售和办公楼这几个板块,达到相辅相成作用。当住宅市场陷入低潮,投资机会少时,我们就利用零售和办公楼项目带来的稳定经常收入;当楼市转好时,我们则乘胜追击。”

星狮地产在新加坡的资产规模,从五年前的69亿元,如今已增至122亿元。其中,住宅业务占四成左右,其余六成则是零售和办公楼资产。

今年,星狮地产的零售和办公楼也有重大项目推出。在零售方面,扩建后的义顺纳福城(Northpoint City)已投入运营,共有超过400间零售店面,是北部最大的零售商场。

见证星狮地产多年变化

在办公楼方面,星狮大厦(Frasers Tower)预计今年上半年取得临时入伙证(TOP),这个楼高38层的甲级办公楼,可租用楼面为66万3000平方英尺,目前超过五成楼面已获租用承诺。

邓国佳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拥有商业管理硕士学位,曾在英国石油(BP)、发展置地(DBS Land)等公司工作。自2001年加入星狮集团(F&N),至今在公司已度过近二十载,见证公司许多重大变化,包括星狮集团把先得坊产业私有化,并从新加坡交易所除牌。2006年这家公司重新命名为星狮地产,并于2014年重新上市,其中自然也包括泰国富商苏旭明(Charoen Sirivadhanabhakdi)通过TCC资产和泰国酿酒收购该公司。

谈起公司这些年的变化,邓国佳颇有感触,却也欣喜公司增长迅速。他说:“过去五年,我们的新加坡业务增长很快,资产规模从69亿元增至122亿元,但同时期集团整体规模增长更快,从104亿元增至270亿元。”

就像他对本地楼市长期前景有信心,他相信星狮地产也会像本地楼市一样,继续稳定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