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面粉袋

Shireen 撰文、摄影

【字号】 大  中  小    标签: tags: 德国, 环保

德国人响应环保,几乎人人自备购物袋上街。在我看,那购物袋就是布袋一只,好像台湾在民国四、五十年代,用面粉袋缝作的内衣一样!因此,我喊它叫面粉袋,美国人则说那是Pillow Cover(枕头套),还真英雄所见略同。其实面粉袋一点也不符合人体工学,两条带子作的又细又长,不知是手提好?还是挂在肩上好?用提的,我人不高,面粉袋就会在地上拖着;若挂在肩上,一包东西在大腿边磨蹭磨蹭,很烦人,再说,细细的提带也压的肩膀不舒服。

衣着时髦的上班女郎,右肩挂着LV的皮包,左肩挂着一个面粉袋?酷酷的男生穿着Nike外套,右手拿着滑板,左手还是一个面粉袋?Armani帅哥手提光亮的公事包外加一个面粉袋?当真每位德国人都这么有环保意识吗?



当人们赞扬著德国人的环保工作做的很彻底时,站在环保意识后面的孔方兄就忍不住跳出来了。超市一般不提供免费塑胶袋,民众如果忘了自备购物袋,就得花个大洋买塑胶袋。而这超市塑胶袋,小小大大……,要价从欧元10分到65分不等(约台币4元至25元)。试想,每次上超市都连同塑胶袋一起买的话,这还得了!另外,瓶瓶罐罐也身价不斐,不论是宝特瓶或易开罐都要25分(约台币10元)的押瓶费。一罐易开罐可乐不过台币15至20元,却要为了罐子得多押10元,这种押法,大家还会随手乱丢罐子吗?丢五个空罐就是丢掉一个便当耶!

台北市的一般垃圾处理费是随袋征收,然而遇到超级节俭的环保芳邻时,该怎么办呢?当我把垃圾绑好放在家门口没几分钟后,垃圾就凭空消失,半刻钟后垃圾又回家了,不但回到家,还多了别人家的垃圾挤在里面!没想到我的芳邻比我还好本事?我已经塞到快爆了,环保芳邻居然还能再接再厉。

再看回去德国,就发现人类的贪婪本性走到哪都一样。早期采随桶征收的德国人也是遭到恶邻偷倒垃圾,最后不得不绝地反攻──上铁链后再铐枷锁,搞到连丢个垃圾还要大费周章的开锁去链,邻居间也笼罩在“亡斧意邻”的诡异气氛中。最后,部分城市与集合住宅区都将随桶改成随年度征收,也就是每户每年都要缴垃圾处理费,而且不论垃圾多寡,一律收同样的费用。所以,真的是国外的月亮比较圆吗?看来孔方兄的环保教育是让月亮比较圆的原因吧!

——转载自«Shireen离家出走» http://www.shireen.de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