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预约下一次的探险

文、摄影 ◎ 黄淑贞

新纪元周刊第133期【生态行旅】栏目 (2009/08/06刊)

【字号】 大  中  小    标签: tags: 【新纪元】

【分分彩8月29日讯】自由的选择、一阵风、一道菜、一抹夕阳。原来幸福可以很简单。就是这样的魔力,沙巴、沙劳越不应只是短暂拜访,它们是值得细细品味的探险圣地。在心中,我盘算著丹农谷地、海龟岛、巴戈国家公园……

Niah的石灰洞穴

突然的倾盆大雨,见识到水淹码头的景象,也让我们前往Niah的石灰洞穴倍感迢迢。收起大相机,带着防水机同行。虽然步道的铺设有着防滑的作用,赶路的老外却频频摔倒,不自觉的更用心走着路,丝毫不敢大意。


一隅,海天一色。

Niah国家公园内的尼亚山洞,于一九五八年考古发现之后便声名大噪,诺大的洞穴埋藏了四万年前的人类头骨及出土文物,墙上简单以赤铁描绘的图画及挖出的木棺,都为此地留下神秘的色彩。长久以来一直深藏在浓密的森林中,只有当地的住民知道。从自然的观察中,晨昏轮流飞翔的燕子与蝙蝠,让他们有了谋生的工具。靠着艺高胆大及坚固不朽的木竿,他们刮取附着在岩壁上的燕巢,洗净之后与中国换取珠宝与瓷器,至今依然是新加坡、香港市场交易的高级货。至于蝙蝠的粪便因为富含磷与钾,收集之后是很好的肥料,也是重要的生财之道。
 


尼亚山洞中以赤铁画的简单壁画。


黑燕洞的攀登采集工具模型。

尼亚洞的燕窝采集一年分两次,分别是四至五月,另一次则是九至十月,只有五十张的采燕窝证书,却不时会见到偷采的人。进入洞穴之中,刺鼻的味道迎来,靠着手电筒的光束才能前进,高大的洞穴,根本无法以手电筒的微弱光芒看清停栖其上的金丝燕和蝙蝠,仅就空气中传来的声响知道它们的存在。或许是因为很大吧,又有人在捡拾粪便,所以步道干净,不像沙巴的Gomantong cave(黑燕洞),既湿滑,扶手铺满便便,还有到处乱爬的蟑螂,走起来步步为营。


极简单危险的采燕窝木竿——尼亚洞。

尼亚洞的采燕窝人,所使用的登高器具是此地的盐木,只用接准的技巧连接,听说百年不坏,攀登的技巧实在难以想像。而沙巴的采燕人,所用的显然安全许多,在黑燕洞外可以看到采集的模型。不管以何种方式,这种行业真的是搏命。想想,燕子的唾液竟然让大部分的华人愿意花大把钞票购买,其实木耳的营养成分与之相当,又何必与燕子争燕巢呢!

回程中,雨势渐歇,喜爱潮湿的生物纷纷在步道中享受,颜色黄绿白相间的蜗牛、如珊瑚蛇一般红黑色相间排列的笄涡虫、穿着雪靴会跳舞的腊蝉,让我一路哀嚎与赞叹,谁叫自己电池已用尽呢。

洁净沙滩慵懒情

看着毒辣的太阳,实在没有勇气下水,更何况泛舟的晒伤依然发红搔痒。

与友人躺在租来的草席上,慵懒的享受难得的没有作为。眼睛注视海中行驶的船,看着团友穿带浮潜用具在浮球圈围的安全范围内练习,看着韩国青少年在教练指挥下显现青春活力。对于这般热情的沙滩,我懒懒的对着,捧著《灿烂千阳》续读,深深感慨著主角的命运。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命运,女主角无言的忍耐也勇敢的面对,若是自己的话会如何呢?我不敢想!感谢生于幸福的国度、自由的国度。

风徐徐的吹,盖着帽子、护着肚子,竟然睡着,足见体力的负荷已到极限,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马努干岛(Pulau Manukan)是东姑阿都拉曼海洋公园(Tunku Abdul Rahman Park)中的一个海岛,离亚庇只有十多分的航行时间,每天往返的快艇将旅客由繁华带到清澄的海域,戏水、发呆、浮潜与从事其余的海上活动。在码头上往水中望,群聚取食的鱼五彩游窜,黑色的魔鬼海胆就在目光可及的海床,沿岸的浅滩及透明的水域带给游客立即的震撼,水的清凉也自浅绿与深蓝中涌出。
 


清澈见底的海域。


令我满足的海鲜炒面。

岛的东边是个沙滩,沿岸的木麻黄林布著桌椅,游客三五成群群聚嬉戏,带着餐点享受平民化的海边假期;不远的彼端,RM90的buffet,排场浩荡,白色的轻纱随风飘扬,充满热带风情的躺椅、抱枕静立,等待着肯花钱主人的到访。一样的海滩,不一样的消费,不一样的心情,选择什么,是自己可以决定的。

今天不想过着在丛林啃面包的日子,也不让自己太招摇,点一客炒面,与友人满足的享受份量刚好的在地料理。

原来幸福可以很简单——自由的选择、一阵风、一道菜、一抹夕阳。

就是这样的魔力,沙巴、沙劳越不应只是短暂拜访,它们是值得细细品味的圣地,若热爱大自然,一去再去将可预期,因为探险的心将满足著。在心中,我盘算著丹农谷地、海龟岛、巴戈国家公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3期【生态行旅】栏目 (2009/08/06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5/6762.htm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