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悬空步道观生态

文、摄影 ◎ 黄淑贞

新纪元周刊第129期【生态行旅】栏目 (2009/07/09刊)

【字号】 大  中  小    标签: tags: 【新纪元】

【分分彩8月26日讯】有点脚软的踩踏其上,却又不放弃拍照的大好机会,在树木间游走,记录著起伏树冠的世界……

PORING,国家公园内一个经常被拜访的地方。它的字意原为竹林许多的地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当地的住民根本不敢前去,总认为阴郁且经常冒着烟,必有不祥之地。直到爱泡汤的日本人来到,开发了温泉,逐渐奠定观光的价值。爬完神山也好、仅走步道也行,来到此地泡汤绝对舒坦。想不受干扰,多花点钱在封闭的小屋内静静享受,想看人、看风景、省点钱,外面的大众池足够玩耍。

Canopy Walkway高空体验

一九九零年五月开始开放的Canopy Walkway是园区内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长一百五十七点六公尺,高四十一公尺,在高大的Menggaris间搭起绳桥,每一小桥段仅能容下六人行进,若有人调皮上下用力摇动,一定会引来胆小者的惊叫声。

高精度图片
Canopy Walkway高四十一公尺。

这种Canopy Walkway原是学术研究用,为了研究热带雨林的树冠层生态,在世界上一些重要据点,都设置有这样的研究点。此地的设施纯粹为了观光用,让游客体验雨林高空的视角,每人RM5,若要拍照还要购买摄影票RM5。居高临下的感觉冷暖自知,我有点脚软的踩踏其上,却又不放弃拍照的大好机会,在树木间游走,记录著起伏树冠的世界。

这条包含Canopy Walkway的步道仅仅一公里长,其间生物的多样性让相机不得休息,造型特殊颜色鲜艳的棘蛛、以蓝为底背部散生黑色斑块的椿象、眼如棍棒的柄眼蝇、蓝色果实的鸡屎树,以及喜爱阴暗环境的蝶种穿梭飞舞,让人走不出这片林子。

高精度图片
Troides amphrysus (Golden Birdwing)。

在PORING,RM4可以进入蝴蝶生态区,别以为会有大量蝴蝶飞舞。其实开放的空间,给了蝴蝶相当大的自由,因为要访花、求偶与产卵,飞翔是成功的要素,怎么可能待在自由来去的地方,镇守一方?倒是园区内种植许多的蜜源植物及特定蝴蝶的幼虫食草,如此可以让它们有采蜜的空间及繁衍下一代的食物。对于重要的目标蝶种,则特别区隔一个透光却封闭的区域,食草、蜜源植物不缺,天敌无法接近,却唯独失了自由,然而可以让付费的游客不失望,欣赏到美丽翩翩的蝶影。

婆罗洲特有的鸟翼蝶,体型比一般蝴蝶大,停栖的姿势一如夜蛾,让人可以欣赏如鸟羽一般的纹彩。在园区内,它们一动也不动的停栖,任凭我们拍了又拍,满足的离开这片并不大的空间。

之乐,我们这帮外国人走在PORING的付费景点,心中犹留着美丽蝶影与凌空俯视的惊叹。

险些错过的大王花Rafflesia
 

高精度图片
七十五公分的Rafflesia,没什么味道。

高精度图片
已开始腐坏,花型依然完整的Rafflesia。

为了这一朵花,我的心情起伏不定。虽然说一切随缘,既然知道正在开放,岂能不盼望!

一切的起源,在于神山步道。当我拿相机照着兰花,一位热心的路人又找了另一种类要我拍,顺便问我,是否知道“RAFFLESIA”?因语言的隔阂沟通了良久,等到确定是大王花正在开,就在PORING附近即可找到,全身顿时充满活力,二零零三年已经错过一回,二零零八年一定要把握机会。

而地陪坚持认为,当地与他有讯息往来的住民并未告诉他开花的消息,要我别相信路人甲的情报,甚至找来国家公园的接待员也证实花已凋零,我们已错过了拜访的时机。热盼的心顿时凝结,慢慢盘算如何是好,是否包车前去哀悼它的遗骸?几经思考还是跟着行程走,到PORING时再看状况。

皇天不负苦心人,答案总在嘴巴上,靠着英文能力好的伙伴在visitor center问到了真相——正在开。一群人雀跃的往民宅前去,路旁的小标语画著名为R.keithii的大王花,直径七十五公分,并且写着“FULL BLOOM”(全开)。

高精度图片

要看到这样的场景并不容易,花期并不固定的它,花苞由小如乒乓球长大到甘蓝菜大小,长达十五个月,再渐次盛开也要二天,却只能欣赏短短四~七天的花颜,想一睹真面目,只能靠运气,即使如地陪的在地人,一甲子的年岁仍未看过。

在农家的带领下,步行约十分钟,越过简单围篱,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大王花。据说,它是寄生植物,没有根、茎、叶,不会行光合作用。仅分布在发现地苏门达腊、婆罗洲和马来半岛。它有七种品种,最大的直径可达一公尺,最神奇的是,它没有固定的开花时间,所以对于短暂停留又可有可无的游客而言,它仅存在于图片上,是个传说,幸好我们不放弃,甚至不想依赖地陪也想找看看,就是这样的坚持,我们看到了。也明白了为何上星期已凋零,这周又可看到!

在圈围的现场中,散生著不同个体的生命历程。含苞大小不一的Rafflesia被农家以铁丝网圈护住,已经死亡发黑却完整未变的黑色型大王花兀自挺立,也有已经枯死成一摊状如沥青的黑色黏稠物,浏览一圈,就能排列组合着它们的生命足迹。此一活生生的植物教室,农家在大王花上搭著黑色棚子,并且拉开与游客的距离,以免游人兴奋之余入内践踏,如此才能让更多的人参观,维持品质也赚取更多的补贴,一人RM15,对于生计大有帮助。细心的农家,甚至将大王花的寄主植物——Tetrastigma固定在大树上以维持一定动线,并固守永续利用的植物资源。

大王花俗称Corpse flower(腐尸花),是因为它在开花期间会散发出一股恶臭,以吸引喜爱腐肉味道的苍蝇来授粉,但是,面对这一朵花瓣上可见黑色穿孔并不是很新鲜的大王花,虽然可见来回穿梭飞舞的苍蝇,却未闻到令人不悦的味道,是时候未到?是距离太远?还是与众不同呢?◇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29期【生态行旅】栏目 (2009/07/09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1/6607.htm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