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泰北行(上) 探访异域的孤军

文、摄影 ◎ 高紫檀

《新纪元周刊》第172期【世界风情】栏目(2010/05/13刊)

人气: 2 【字号】 大  中  小    标签: tags: 【新纪元】

【分分彩5月29日讯】为了了解在泰国北部居住的华人──缅北孤军及其后裔,我独自前往该地,一探真相。当初被国民政府遗弃的“缅北孤军”,尽管身在异域,为了不让中华文化的根在此断绝,一间间的华文学校在此林立。

为了了解这些泰北华人的历史和近况、为了取得不同于流传在美斯乐或者唐窝的讯息、也为了看看小时候共产党教育中“反动派”的国民党老兵究竟是怎样,我决定到少有人选择的“茶房”(Wawee)走访一趟。

踏上未知的旅程

依朋友的建议,我决定从曼谷出发,经清莱省至麦穗县转车到茶房乡,在回中坡村借宿。

按著朋友的介绍,第一天若能搭上下午七点往清莱的车,睡一觉后就能在隔天上午抵达。摇晃中渐渐睡着的我在半夜时分冷醒,才想起自己只穿了件T恤。苦等天亮时车却故障了,车主多方尝试后只能把大家请下车,改搭他拦下的早已客满的中巴。夹在人缝中的我在几兜转后终于抵达终点站——清莱。

享用一碗香滑的“那妙”作为早餐后,花三十铢买票坐上往“麦穗”的车,约四十分钟后我抵达了充满边境地区感觉的麦穗。四望只有几个警察及士兵坐在路边的亭子里。朋友说这里已经算华人区,我却找不到会说汉语的。好不容易让警察知道我的目的后,他指了指对面令人“惊讶”的交通车。

高精度图片
往茶房的交通车。

高精度图片
往茶房的交通车。

出发前还是在这“繁华”的县城买件衣服吧,可别再让自己冻著了。花三百铢买到夹克后挤上往茶房的车,估计要站上二个半小时才能抵达。车子行驶的公路是由台湾援助修建的,毕竟居住在这里的是忠于国民党、在第一线与共产党战斗的士兵及百姓们。扬起满天尘土的路段则提醒着我正身处在深山中。

高精度图片
山区公路据说是台湾援助修建的。

沿路上下车的人渐渐讲起了汉语,两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茶房乡。这里曾是国民党士兵的营地。

被国民政府遗弃的“缅北孤军”

抗日战争期间,国民党政府派出十万部队赴环境恶劣的缅甸抗击日军,战死者多达六万人。撤军后只剩少部分留在缅甸并改组为“复兴部队”(反共志愿军);迫于中共的压力,缅甸政府开始以武力驱逐,台湾方面迫于国际压力只好让部队进行表面上的撤台,并称留在当地一万多人的精锐部队是“不听命令者”,让他们成为被国民政府遗弃的“缅北孤军”。

一九八一年这批反共志愿军提议希望能取得泰国国籍,因此产生了代泰国政府将缅共、泰共赶出泰国领土的决议。在惨烈的获胜后,泰王亲自探视国军伤患并批示划其圈地为难民村,让士兵及其眷属入籍泰国,终于,这些国民党部队及其后代有了一个栖身之所。今已繁衍到第四代了,遍布泰北约一百个难民村,人口数十万。他们说起了泰语,有些人遗忘了汉语,为了不让中华文化的根在此断绝,当地办起了近九十二间华文学校,可以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华文学校。

辗转抵达茶房

当地在台湾的援助下建立起有名的华文学校“光复高中”,从名字可知当年的士兵和政府多想回到大陆。目前学校有一千多名学生,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是泰文课程,接着是用台湾送来的教科书持续到晚上八点左右的华文课程,虽然辛苦,但学生因此就能同时报考泰国及台湾的大学。

刚下车便碰上光复高中的前校长,提起华文学校他也希望中华民族的后裔不要因为居住在泰国就忘了自己的根。小镇四处可见汉语对联,多数人讲汉语甚至穿印有汉字的T恤。其中一户人家墙上挂着中文结业证,主人除了把它当成一种荣誉外,也提醒所有人保留中国的传统。

高精度图片
友人与光复高中前任校长(中)。

高精度图片
茶店生意改善当地经济。


 
茶房这个地方是一个茶叶的集散地。几十年前为了赚钱,这里主要种植的作物是罂粟花,茶树只占少数。随着部队解甲归田及泰国政府的辅导,当地开山建茶园并成为集散地后,让茶房的名气越来越响亮。许多人在这里开了茶店,这些年经济的好转,也让这儿成了乡里经济情况最好的地方。一位昔日国民党士兵的妻子已白发苍苍,先生作古多年的她因为儿女的茶店而生活无虞。

高精度图片
一位国民党老兵,至今仍要上山下山的干活。

土法练就《中国民主通讯》

趁著天还未黑,我和接我的朋友一起搭车前往“回中坡”。深山里乘客少,我们也得以坐在车内。司机在路上看到同村放学的小孩,几声招呼后小家伙们飞奔上车,嘻嘻哈哈开心着不用走路回家了。山里的孩子通常要步行好几公里才能到学校,加上家里穷所以不让上学早;近几年泰国政府实行小学生免费午餐政策后,山里的家庭就都乐意将孩子赶到学校吃个免费午餐。车子几番上下坡后终于到了座落于回中坡附近的朋友家。

高精度图片
独自采编资料,揭露中共恶行的蔡姓友人。

我的朋友姓蔡,他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因看不惯共产党恶行,喊出“国民党万岁”而坐牢二十几年,期间被士兵以冲锋枪打断右臂而残疾。出狱后逃到泰国,一个人办起《中国民主通讯》。每期朋友都自己采编,资料多来自朋友或大陆的关系人。每期他都靠着仅剩的一条胳膊、一只手用钢笔抄写许多份,希望能揭露中共的恶行和暴政,让更多人了解中共的邪恶。他也自己成立“中国冤假错案索赔委员会”,专门代理国内难友的索赔事宜。

朋友的房子是国民党援建的,简陋的房子内铺了层水泥很是干净,女主人每天会用水擦地,进屋还得脱鞋子。烧着柴火的厨房虽简陋,当晚就著别有风味的菜,和为了招待我而买的鱼以及我带上山的熟鸡,倒也其乐融融。

因缘际会遇上瑶家祈福仪式

吃完饭朋友告诉我今天是瑶家的特殊日子,有少见的神秘驱邪祈福仪式。想到自己的记者身份,便乘着一点好奇心坐上了朋友的摩托车。晚上八点多,车子在漆黑的山里上上下下,在钻入深谷几兜转后眼前出现了个小村庄。仪式应该正在灯火最通明的那一家中进行着吧!

经朋友介绍后,瑶家主人热情地接待我们,并且同意我观看及拍照,但只允许我从前往后照。朋友说,供台上的画很神圣,已经有几百年历史了,只有重要仪式时才拿出来,不能随便拍照的。朋友又说仪式会持续二十四小时,同时有一种芭蕉树做的灯会在第二天凌晨五点左右的特殊时刻点燃,届时瑶人将又歌又舞。在祭司的咒语中,三个著传统服装的青年按祭司指示做着奇怪的动作。当我暗自佩服祭司能将几块砖头厚的咒语书背下来时,只见祭司不断踏着奇异的步法,并用兽骨卜卦然后在一尺见方的布上布铜钱,此景不禁让人想起武侠小说的情节。

高精度图片
瑶家祈福仪式。

高精度图片
祈福仪式中用芭蕉树做的灯。

深夜借宿该户让我发现瑶家人很爱干净。屋虽简陋,但泥土地面打扫到趴着吹不起灰,厕所也整理得像城市的厕所一样干净。后来在回曼谷的路上碰到一位女华人,她说因为厕所不干净不敢去大陆。中国长久以来文明、干净的传统在大陆却遭受共产党破坏,反而落户泰北的华人仍存留着可贵的传统文化。(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2期【世界风情】栏目(2010/05/13刊)

本文连结: http://www.epochweek.com/b5/174/7938.htm

(http://www.dajiy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