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我们为什么难招好项目?

2018-08-18 18:26 未知

  “您记忆中有什么特别想招进来但最终却流产了的项目?或者说已经达成意向却迟迟没有落地的项目?”

  在海安考察期间,在市党政代表团里,记者不止一次不止向一个人问到这个问题,却无人给出明确答案。

  1—4月份,全市利用市外资金落后时序进度4.55个百分点,宜秀、太湖、大观、潜山、市高新区、市经开区均未达到序时进度,分别落后0.56、4.2、5.67、12.64、15.72、30.96个百分点;

  5月份全市15个省级及以上开发区新增在建项目17个,仅占在建项目17.71%。大观经开区、宜秀经开区、岳西经开区签约项目数量少,推进速度最为缓慢。

  而早在今年年初,市招商局对全市年度任务计划是这样的:开展“首位产业招商年”活动,加强与央企、外企、知名民企的战略合作,争取引进亿元以上项目200个以上,其中10亿元以上项目20个以上。

  3月份,组织对县区入库项目开展审核及新引进项目实地督查;6月份,参与市纪委开展的招商引资专项督查,对2016年北上广经贸活动未开工项目推进情况、2016年新签约未投产工业项目及2017年1—5月份新签约亿元以上工业项目推进情况进行现场督查……

  也就是说,时至2017年6月,2016年北上广经贸活动未开工项目依然存在。

  这也就从侧面印证了市招商部门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干部在采访中的说法:“前些年我市存在招假商的行为,有的项目多次开工,明明就是一个项目摇身一变成多个项目,所以数量就有问题;有的项目投资额度上,会计随口一估算,就造出来一个额度,成了一个大项目,所以落地就有问题。”

  尽管近年来该市在构建产业新体系、做大做强首位产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但“石化一检修,安庆GDP就要抖一抖”的戏言我们仍无法反驳。

  “1—5月份,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6%,增幅全省第15位。剔除安庆石化因素,全市规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7%,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市经信委提供的上半年市工业指标中显示。

  所谓“剔除石化因素”中的“石化因素”是指,今年上半年,安庆石化安排部分设备及装置进行检修,其中:重油加氢装置检修1个月、重整装置检修近20天、化肥装置检修近1个月、1号丙烯腈装置检修20天、2号丙烯腈装置检修1个多月。

  几十年来,人们对石化“戏之,责之,痛之,却不得不依赖之”的安庆之痛,何尝不是安庆经济其他项目支撑乏力的真实写照!何尝不是招商这个源头活水注入缺乏的真实写照!何尝不是安庆落地好项目少之又少的真实写照!

  “海安没有你们石化那样的‘航空母舰’,但有‘联合舰队’。”海安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刘万春在听完记者团“你们的首位产业是什么”的发问,略作思考后回答。

  “4+4+N”就是刘万春口中的“联合舰队”:第一个“4”是装备制造、现代纺织、新材料、时尚锦纶四大主导产业,要高端化发展;第二个“4”是机器人及智能控制、节能环保及新能源、新能源汽车及其配件、电子信息及航天航空四大新兴产业,要突破性发展;“N”则是其他特色产业,包括家具、石材等消费类特色产业,生物医药、石墨烯、高性能碳纤维等战略性新兴产业。

  这支“舰队”,既是扶持传统产业升级、裂变而来,更是通过招商引资“无中生有”而来的。

  “海安招商最大的诀窍就是坚持不懈。20年来无论领导班子怎么调整,招商都在持之以恒地坚持。”海安市招商局副局长梅军告诉记者。

  “市领导领衔招商”的大招商格局一直在海安坚持着,每周都有党政主要领导外出招商,市四大班子领导每旬必须外出招商一次,区镇、部门主要负责人三分之一时间、区镇分管负责人一半时间用于招商。

  230名专业招商人员,由全市各区镇能力强、素质高、干劲足的工作人员以及猎头公司招聘的懂外语及谈判技巧的人员组成。

  61家市外招商机构,分驻上海、苏南、广深、浙江、北京等经济活跃度高的地区。

  从全市统筹、产业布局的规划,到项目落户的服务机制,到专班推进、要素资源的保障机制,再到干部考核、任用机制,不断完善,实现全市招商“一盘棋”。

  在市党政代表团赴海安学习考察的座谈中,海安市副市长张元春介绍:“今年上半年,市领导外出招商242人次、区镇主要负责人外出招商1021人次、区镇分管负责人外出招商893人次,每日在外招商人数动态保持160人以上。”

  有付出,自然有收获。上半年,海安全市新增外资项目31个,其中1000万美元以上项目19个,共签约总投资5000万元以上项目128个,注册项目68个。再往前,从2013年到2017年,海安新开工亿元以上产业类项目数分别为138、100、135、126、129个。

  招商为海安经济注入了源源不断的活力,再加上落地后对项目的扶持、升级,“4+4+N”产业的“联合舰队”慢慢形成。对比“石化一检修,安庆GDP抖一抖”的局面,刘万春说:“无论是金融形势大环境的影响,或是外贸出口收紧、环保压力加大的行业影响,我们海安的工业企业整体都能保持稳增长,自然也就有了全市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海安是如何招到大项目的?”在海安期间,记者带着原计划的采访提问问梅军。

  “何为大项目?一个亿大不大?十个亿大不大?二十个亿、一百个亿大不大?”梅军反问记者,随后解释说,“在海安,更看重好项目。”

  “企业本身优质,未来有发展前景,我们有产业配套,能够带动地方发展,才叫好。”梅军说。

  类似的问题,在座谈会上市党政代表团成员也有提问:“招商中,有些项目狮子大开口,要许多优惠政策,你们海安怎么把握?”

  海安市副市长张元春直截了当地说:“这样的项目,除非特别优质实行一事一议,大部分情况下,我还是建议你们直接狠一狠心,不要也罢,它能一口气吃掉十年之后的税收,说明企业没有什么社会责任感。”

  和安庆一样,海安“求项目若渴”,但海安招商引资早已不是“捡到篮子里就是菜”了。

  “举个例子,张锋招来的上海圣德曼铸造海安有限公司就是好项目。”梅军告诉记者。张锋是海安高新区招商局局长,这个项目从上海引进而来,由上汽集团旗下企业上海圣德曼公司投资兴建,主要从事车用耐高温、耐磨损曲轴、增压器等汽车关键精密零部件铸造及机械加工生产。项目不仅符合海安的产业定位,还能带来机械制造的链式反应,加粗补齐海安产业链。2014年5月,圣德曼落户海安,以超过10亿元投资,新上了第一期汽车关键零部件项目,目前正在建设的二期工程建成后,预计可形成年销售额15亿元以上。

  海安用二十年的实践表明:招商永远没有捷径,都是“盯粘拼抢”磨出来的好项目。

  张锋是2006年从教师队伍加入招商队伍的,是海安市200多名专业招商人员中的一位,从成为招商人员的那一刻起,他汽车后备箱里永远都有行李箱,项目信息在哪,他就出现在哪。

  2012年,他常年驻沪招商,在一个协会年会上听到上汽集团旗下的圣德曼有搬迁意向的信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们第一时间与其取得联系,同时我们也得知该企业在泰州、盐城、马鞍山等地比选。”张锋说,我们反复研究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优势,最终决定从客商的角度思考,为其准备选址意见书。

  当他们得知客商对电力方面要求较高时,就找来供电局同志为其专门制定供电方案;当他们获悉客商对环境要求较高时,就专门为其找环保监测部门出具专业检测报告;当他们获知客商对土地证方面要求比较急时,就倒排时间、节点,全力以赴为其在要求时间内取得土地证……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5月,圣德曼落户海安。2015年,项目实现当年开工、当年竣工、当年投产,次年销售额超1.6亿元。良好的开局让上海圣德曼决定,将原计划二三期实施的项目,提前两年合并开工,尽快实现从上海到海安的产能转移。上海圣德曼铸造海安有限公司总经理田迎新说:“海安服务项目的‘心贴心’‘零距离’,让投资方感受到海安的温度。”

  2016年张锋更是走遍全国各地,先后拜访企业200多家,获得有价值招商信息30多条,完成签约项目12个,好项目就这样一家一家“啃出来”。

  像张锋这样的人,海安市每天“在线日,梅军打开手机,登录招商云平台,点开考核督查,王宝勇、张凤俊、单蓓、刘展等上百个名单跳出来。“这些都是现在在线的,王宝勇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他现在就在这个地方招商。”梅军点开王宝勇的头像,显示出一行字:史志工委王宝勇向您汇报位置:中国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

  再点开“8月10日各区镇主分管负责人在外招商人员”表格,梅军说:“你看这个是上个工作日的,总人数是162人,这个是高新区的书记张勇华,他在北京;这个是曲塘镇的党委书记,在山东烟台;李堡镇的党委书记在苏州,李堡镇的镇长在上海……”

  他们从四面八方把所有可能的招商信息都汇聚到海安。“我们现在手头第一轮的招商信息每天保持在四千条左右,有进有出,一条一条的筛选、跟进,直到有效信息落地成项目。”合上手机,梅军坚定地告诉记者。仿佛,又一个招商丰收年在向海安款款走近,也予安庆以启示。(江露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