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新年新担忧!美国可负担的住房越来越少

      由于高租金、收入走低和住房援助的不足,美国的贫困家庭越来越难找到可负担的住房。租户担心,新的税收法案以及可能削减住房援助的政府巨鼎,将令问题更加严重。

美国1100万户家庭的房租已经超过了收入的一半,

这一数字随着经济适用住房供应量的减少而逐步增长。

租户说,结果是有些人被迫在支付租金

或食品和药品等其他必需品之间作出选择。


但业主说租户不交房租只会增加经济适用房的短缺。威斯康星州东南部的公寓协会律师海纳·吉斯(Heiner Giese)说,没有租金收入,房东很难支付抵押贷款或其他账单。


吉斯在参观城市北面的一个街区时指出了影响,这些街区由适度的独栋住宅和复式住宅组成。几乎每一个街区都有一两个空置的房屋被拆除。许多仍然矗立的房子被封,有几个被烧毁。


吉斯说,他同情那些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房租的家庭,即使月租只需700-900美元左右,但他说所有的一切都在被挤压。


他说:对于租户来说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房东也很困难,因为压力大,房东最终赔钱。


美国州议会州麦迪逊(Madison)的所在地戴恩郡(Dane County)附近的房屋管理局执行主任罗伯·迪克(Rob Dicke)说:美国没有一个郡可以干最低工资的工作,还住得起两卧公寓。


迪克说,他的两居室公寓的平均租金是每月1,091美元。他估计,以每小时7.25美元的最低工资,一个人起码要干三个全职最低工资工作,才能够负担得起这样的住房。


他说,地区需要在未来的25年内,每年创造1000个新的经济适用住房,以满足需求。但没有人期待这种事情会发生。


迪克和其他房屋倡导者担心,上个月特朗普总统签署的税法可能使情况更糟。他们认为,通过降低税率,被开发商用来支援经济适用房的低收入住房税收抵免贷款,将变得不太具吸引力。


住房补贴租房者也可能面临风险。美国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坚持对联邦住房援助施加工作要求和时间限制。


他上个月对福克斯新闻(Fox News)说:人们希望身体健康的人能够上班,他们希望我们让人们摆脱贫困,融入劳动力市场。 这对他们有好处,对经济有好处,这对联邦预算是有利的。